3:关于人名神马的已经彻底GG了的

和两名女学员跑去食堂的时候,食堂已经围了不少人,两个班的大部分学员都赶到了,而同一届的另外两个班也来了不少人,甚至高年级生也颇有兴致地在旁围观。

有人是为了看亨利和林枫这两大蓝血贵族的对决,也有不少是纯粹的夺塔棋爱好者来此观战。

亨利和林枫虽然都只是十一二岁的孩子,但棋艺并不算差,棋盘上的对决很能吸引一些同道,只是今天的气氛却是火药味十足,大违夺塔棋友谊第一,比赛第二的宗旨。

凯丽赶到时,正好听到一个略有些尖锐的童音在人群之中响了起来。

“嗯哼哼,这座内塔我就收下了,多谢你的慷慨。”

而后便是一片哗然叹息之声,凯丽听得真切,发出哀叹的,基本都是本班人。

“那个笨蛋……”

不必观看棋盘,凯丽就知道亨利一定又处在下风,那个笨蛋也不想想,对方如果没有必胜的把握,可能当众向他发起挑战么?他愿意丢脸是他的事,却总是连累其他人一起遭殃,比起屡屡拖慢进度的王五,亨利其实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……

分开人群,凯丽走到众人围观的核心地带,只见宽大的饭桌上摆放着一张精致的棋盘,亨利与一名黑色长发的瘦弱男孩儿分别坐在棋盘两端,彼此目光相对,空气中都弥散着一股火药味道。

棋盘上的形势也是如此,双方的玉质棋子激烈交锋,虽然只是死物,却衍生出一股金戈铁马的肃杀之气。然而亨利这边明显屈于下风,不但九座守护塔被推平了多半,连重要的五枚棋子也损失了两枚。对面林枫的守护塔只丢了一座,棋子还余四枚。

棋局已经进入尾声,这样的局面基本可说胜负已定,亨利脸色铁青,两只拳头死死握在膝盖上,仍不肯认输,而对面的林家少爷也不急于给出致命一击,优哉游哉地指挥着棋子在对手防线上撕咬,姿态全然是调戏与戏谑。

见到凯丽过来,林枫微微一愕,而后笑容渐渐释放:“是你?真有趣,好像每次都能见到你。”

凯丽心中哀叹:我也不想每次都帮这个白痴清理现场啊,谁让我心软禁不住求……只是这次该怎么处理,凯丽心里也没个想法。

这个林枫,可实在不是好相处的角色。

“听说你是四班资质排第二的天才?平民贵族出身?”语气中带着一股显而易见的轻蔑。

凯丽心想,随便你怎么叫吧,反正咱的确是没法和你们这些蓝血比家世……然而接下来的话,却让她连苦笑也笑不出了。

“出现得这么频繁,是在故意吸引我的眼球吗?呵,你的身份虽然差了点,但姿色和天赋还算不错,勉强也能入我的眼了!也好,从今天开始,你跟着我吧……”

凯丽睁大眼睛,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。

虽然早就知道林枫比亨利还要傲气,但现在这样子,他脑袋坏掉了?他才十二三岁吧!?

然后,凯丽忽然发现亨利的身体猛地一颤,本来尚算流畅的棋路也为之一顿。

这家伙是在故意羞辱自己,间接影响对手啊……叹了口气,凯丽只当自己什么也没听到,免得结果更糟。偏偏此时林枫身后几名男女跟班附和着哈哈大笑,气焰嚣张至极,让少女脸上很快浮现起了红云。

虽然心中愤怒,但是面对林枫这样的学员,凯丽实在没办法和他正面冲撞,只好先轻声问着亨利。

“怎么样,要帮忙么?”

“不用!”

话虽这么说,亨利操纵棋子的动作却不由慢了几分,显然是在等凯丽的帮助。

“分散兵力,不要和林枫团战,派你的盗贼去偷塔,法师和战士在线上和对方周旋,把节奏放慢些,你的盗贼还有成长空间,而他却没有……”

凯丽轻轻动着嘴唇,声音细若蚊鸣,但是她知道亨利一定听得到,他的家族血脉赋予了他超乎常人的敏锐五感,这一点四班人都很清楚。

而亨利果然听到了凯丽的指示,很快变换了战术,三枚集结一处的棋子立刻分散开来,再也不去和对手硬拼,依靠所剩不多的战略纵深换取时间,让自己的盗贼棋子四处游走,牵制,获得成长。

盗贼棋子在夺塔棋中是个发展到后期可以变得极其强势的角色,依靠一枚盗贼棋子翻盘的案例屡见不鲜,因此哪怕林枫在棋子数上占有优势,也不敢让亨利的盗贼成长得太过――他自己的盗贼已经在前期阵亡掉了!此时不得不分出兵力去围堵盗贼,场上局势顿时僵持起来。

四班的围观学员立刻发出欢呼叫好声,仿佛胜利已经近在咫尺。而林枫屡屡改变战术,却怎么也奈何不得亨利的一个小盗贼。

“继续让盗贼游走,战士和法师可以考虑去推线了,人数相等的话,你并不吃亏,给他多点压力。”

凯丽一边观察形势,一边不断给亨利提示,让战局一点一点倾斜过来。

“哦?”林枫忽然冷笑起来,“有意思,亨利啊,你好歹也出身蓝血家族,怎么沦落到和一个平民贵族纠缠不清了?我说那女人能入我的眼,只是说可以玩玩。你不会是认真了吧?这种出身低贱的女人可脏得很呢,你最好小心一点。”

“砰!”

亨利奋力拍桌,猛抬头,目光中几乎能喷出火,然而还不及开口怒斥对手,只听身后凯丽喊道:“小心啊!”

亨利这才发现,就在自己因愤怒而失去理智的时候,林枫已经操纵棋子发起冲锋,再次斩落亨利的一枚棋子,棋子数差距顿时成两倍不说,被斩落的棋子还是亨利翻盘的唯一希望,盗贼。

亨利目瞪口呆:“卧槽……”

到了眼下这局面,就算棋圣附体也是回天乏力,凯丽更是气得连连跳脚。

“你个白痴,连这么简单的挑衅都忍不住,连我这个直接受害人都没说什么,你生什么气啊!真是把全班人都害惨了!”

一想到亨利这一败,四班全班人就要贴足一个月白痴标签,凯丽只觉前途一片暗淡无光,而刚才林枫那一番羞辱性的言辞,自己也只能就此咽下,真是让人想想就感觉胸口要炸开一样。

“唉,要不然我陪王五一起退学了算了,好过天天受折磨……”

正当她准备说点什么的时候,忽然听身后传来王五的声音。

“这是干什么呢?”

想不到王五也跟着过来看热闹……凯丽头也不回,有气无力地解释:“你不是看到了么?咱们班的头号天才跟人赌棋输掉了!”

然后就听王五说:“赌棋?我还以为他在卖萌呢,这是跟对面串通好了的吧?”

此言一出,亨利顿时拍案而起:“你说谁跟他串通!?”

王五说:“你呗,难道还能是我?凯丽都指点到这个份上,你还能输,你敢说这不是故意的?”

“你!……我!?”

亨利心中怒极,却张口结舌,无话可说,刚才大意丢了一子,纯粹是被林枫的挑衅刺激得失去理智,不然以他的棋力怎么也不至于犯下低级错误,只是这种事情,他也没法解释,更不屑解释。

“亏欠你们的,我一定给你们补上,这次算我对不起班上同学了!”

亨利大喊一声,之后转身就走,背影狼狈不堪,如丧家之犬,留下众人面面相觑,不知如何是好。

而棋盘另一端,林枫神色悠然,单手支颊,胜利者的笑容在脸上洋溢出来,示威一般仰首扫视着那些围观的四班学生。

“这样的话,接下来的一个月,我希望你们能自觉一点。老实说我觉得我的条件其实不算苛刻,以你们班的这段时间的成绩来看,说是白痴,其实也算是抬举。”

得便宜卖乖,落井下石,林枫最为享受的就是类似这样的事,他一贯称之为胜利的余韵,而哪怕进入了亚雷学院这样天才云集之地,他也能不断地享受到这种余韵的滋味。

这就是蓝血贵族。

说完,林枫又特意挑衅似的看了看凯丽,对于这个出身荣誉贵族的天才少女,他其实颇怀有几分好奇。能在亚雷学院里获得天才之名的精英,几乎一向是被蓝血家族们所包揽,没有那些百年世家的底蕴与积累,一般人家很难诞生出天赋绝佳的筑梦师胚子来。哪怕有人口基数也不行。

而出身荣誉贵族,也就是很多人看来的平民贵族家庭的凯丽,能有如此天赋,就令人不得不为之惊讶。林枫虽然不以为凯丽能和自己竞争什么,但对于这个出身卑微的天才少女,却很有些兴趣。

“如果能拿来玩玩的话,一定很有趣……”

这么想着,他打量对方的目光也就渐渐变了味道,令凯丽感到非常不舒服,好像身上有一条冷腻的蛇在爬。

“唉,今天真不该过来管这闲事……”

哀叹一声,凯丽正准备转身回去,却听林枫说道:“这边这位凯丽同学……刚才你在亨利背后支招支得很热情啊。”

“你认错了人了吧,我什么也不知道……”

凯丽耸耸肩,毅然用出装傻战术转身就走,权当没听到身后林枫不怀好意的冷笑声。

今天的事情当然不算完,凯丽都可以想象日后少不了要面对林枫的各种刁难挖苦,至于更糟糕的事?哈哈,就算蓝血贵族也不至于在亚雷学院里胡来吧……应该不至于吧?

至于什么贴白痴标签一个月啦,每周公共课时来自一班人的恶意嘲讽啦……身心俱疲的少女已经不愿多想,明天的事情明天再去苦恼吧,大不了和王五一起退学算了……

然而才走了没两步,凯丽就感觉袖子被人拉住,身子一歪,险些摔了一跤。

回头一看,王五一手拉着她袖子,一手指着棋盘,大声说道:“喂喂喂,还没下完呢,你这幕后黑手急着走啥?”

“我……&%!”

因为王五这一喊,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集中了过来,被几十人的目光聚焦,凯丽真心想哭,虽然早知道王五有时候脑子不太好使,但他居然在这个时候对自己落井下石,大家不是同班同学,不是要好的朋友吗!?

一边在心里将王五千刀万剐,凯丽一边用力抽着手,试图挣脱王五的纠缠。

“你……松手啦!”

“哦。”

王五依言松手,凯丽顿时力气用空,向后踉跄几步,咕咚一声跌坐在地,疼得眼泪直流。

“……你怎么这么笨,连站都站不稳。”

王五一边叹息着,一边伸手去扶,结果被凯丽毫不留情地一巴掌打飞了手。

“离我远一点啊你这白痴!”

“哦,好吧。”

王五于是转过头去,不再理会凯丽,而对林枫咧嘴一笑:“哟,早上好啊~”

“哼。“

对于乱入的王五,林枫还算略有了解。

那个蓬莱男孩儿是亨利班上出了名的废柴学生,筑梦师资质完全为零,在醒梦一关便被卡住,完全无法进步,极大拖慢了班级进度,进而让自己屡次和亨利争执能占得上风,说来也算有功之臣。

但是,贱民就是贱民,对自己如此无礼的招呼,却是不能宽恕的。

然而还没等他开口,就见王五大马金刀地坐在桌子对面,对他笑道:“喂,这盘棋反正也没人陪你玩下去了,我来接手吧。”

林枫感觉这世界真是变得荒谬了。

“你来接手?”

“嗯,棋局还没结束,亨利也没明确说要认输,那就是还有得玩,凯丽那幕后黑手不玩,我来玩。”

而还不待林枫开口,王五已经伸手摸上了棋盘的操控区,然后对林枫一笑:“四比二诶,别告诉我你不敢玩。”

“不,不敢……!?”

林枫怒极反笑:“贱民,你好大的口气,竟敢和我这么说话!?”

“废话真多,你到底玩不玩?”王五皱起眉头,一脸不耐烦,“要是觉得没彩头不刺激的话……这样,若是你赢了,我后面那女人归你怎么样?”

凯丽怒吼:“喂!”

王五丝毫不以为意,直直盯着林枫:“你觉得呢?有兴趣了没?”

而林枫根本就没有询问后者凭什么决定凯丽的归属,只是冷冷一笑:“你自己找死,那就别怪我了。”

“喂!你们两个不要这么自作主张……”

凯丽的声音此时听来是何等无力……

王五头也不回地摆了摆手:“放心,赢定了的。”而林枫则再次打量了一下王五,发现后者似乎当真以为自己翻盘的机会,不由一笑。

“无知的贱民。”

然后伸手碰到棋盘的操控区,开始指挥棋子进行最后的收尾工作。

在他看来,棋局已经毫无悬念,对方只剩下两枚棋子,并且没有成长起来的后期战力,难道还指望能对抗自己的四……嗯!?

仿佛目睹了极端不可思议之事,林枫愣了整整数个秒钟,然后闭上双眼,再睁开,视线用力投注在棋盘上,在心中默数:一,二,三,三,三……

“见鬼了!我的棋子呢!?”

重复点数多次以后,林枫终于确认,棋盘上自己的四枚棋子,不知道什么时候硬是少了一枚!

简直是活见鬼,这夺塔棋可不比一般棋类,棋盘棋子都是用筑梦术制造出来,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,棋子在棋盘上的每一步动作都受到棋盘法则的约束,怎么可能想拿走就拿走,当这是黑白棋么?

但不可思议的一幕就发生在眼前,四枚棋子,现在就只剩下三枚!

林枫很肯定自己的目光并没有怎么离开过棋盘,何况周围这么多围观者,哪可能让人随便拿走自己的棋子,可是……

他心中又惊又怒,却百思不得其解,而就在此时……

“这下咱们就平咯~”

原来就在林枫寻找那枚丢失的棋子,以至于心神恍惚之时,王五已经一鼓作气向对面发起冲锋,并凭借精妙的操作以少敌多,硬是将林枫的棋子吃去一枚,场上形势顿时成了二对二。

如王五所说,已经平了。形势变化与林枫绝杀亨利如出一辙!

“你……”形势急转直下,完全出乎林枫的预料,方才王五瞬间展现的棋艺,比林枫应对过的任何一名对手都要高,想不到自己之前还真的是轻敌了。

但即便是如此,如果是二对四的局面,王五也无可能翻盘,一切的缘由,还在于那枚丢失的棋子。

四枚棋子,怎么就突然变成三枚了?

“你作弊!”思前想后,林枫做出了这样的判断,他怒气冲冲,伸手指着王五的鼻子,“你偷了我的棋子!”

这个时候围观的学生也从惊讶中恢复过来,对棋局的变化议论纷纷,而议论的焦点,自然是那忽然丢失的棋子。

在王五接手棋局前,林枫的确剩下四枚棋子,而接手之后不久,棋子莫名其妙就少了一枚,说起来王五作弊的嫌疑的确很高。可偏偏所有人都未曾看见他究竟是怎么偷拿了那枚棋子的,众目睽睽之下,棋子就像自行消失了一样,而且换个角度来想,这可是筑梦师的夺塔棋,哪有那么容易作弊?如果强行夺走对方棋子,不但会引发警报,更可能造成反噬……

究竟怎么了?

林枫拍案而起,怒发冲冠,围观者议论纷纷,大惑不解,场中只有当事人王五依然低垂着目光,注意力完全集中在棋盘上。

完全无视气氛的尴尬,王五径自指挥两枚棋子直破对方中路,将林枫的老家一举攻破。

“好,赢了。”

说完,王五抬起头,露出胜利者的笑容:“按照赌约,你和亨利先前的赌帐也就一笔勾销啦~”

“一笔勾销?”林枫轻声重复,而后带着不可思议的神情瞪视对方,“别作梦了,依靠作弊这种下作的手段,你们根本就是输了!”

王五眨了眨眼:“什么作弊?”

“你不承认?刚才我的四枚棋子,突然就变成三个,你别告诉我这跟你没关系!”

歪头避过林枫喷出的唾沫,王五轻轻叹了口气:“你这人可真无耻。”

万万想不到对方倒打一耙,愕然间林枫竟然无话可说,而后只听王五认真说道:“以你我的棋力差距,就算以二对四,你也是稳输不赢,所以你自己偷摸掉了一枚棋子,然后血口喷人,试图将棋局蒙混过关。仔细想想,棋盘是你的,棋子是你的,要作弊显然也是你作弊更方便……这种无耻的手段,就算我作为一名平民也深感不齿,你作为蓝血贵族,可真是贵族中的无耻败类。怎么,这么怒目圆瞪,是骗局被戳穿导致恼羞成怒么?”

一贯以优雅,从容的面目示人的林家子弟,终于也有按捺不住火气的时候,林枫只感觉怒火上涌,眼前一片血红,恨不得将眼前那个蓬莱人碎尸万段。

“我,我打死你这无耻小人!”

咆哮着,林枫猛地抡起拳头!

推荐阅读:

昭华乱 我真不是在修仙 为神明折腰 幸淡卞云澜 成为巨星从童星开始 道灵仙途 枕上宠婚:亿万首席超给力 天波府的新姑爷 解梦师在娱乐圈 暗黑督主心尖宠 军少夜宠:小甜妻,乖! 太古战王 黑色郁金香的诅咒 寒假兼职被抓,问我帝王墓大吗 全世界都暗恋勇者!陌晓雅 幸福武侠 驭香 我的充气娃娃会说话 法师的位面之旅 傻状元的福运胖妻 庶女为后 逆噬诸天 鱼儿不成仙 我的地球仪成真了 我是赘婿,只求长生骇龙 星空下的无尽之旅 家有兄长名刘邦 潜行电影 霍爷,夫人偷偷生了个崽霍久凌苏妩 市長夫人 猫小黑的呆萌生活 人生出现BUG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