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3章 重回青天镇

毋庸置疑,这尊贵而又霸气的‘混’沌龙是项昊化成的,项昊想用自己的巅峰一击,打败萧凤。.最快更新访问:www.youxs.org。

萧凤动容,项昊的这种变化太过惊人了,她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在颤抖,情不自禁的,她的身体上,有无尽赤霞爆发,于赤霞中,萧凤的躯体化成了一只天凤,高贵冷‘艳’,美奂绝伦。

龙凤齐现,气息浩瀚而又神秘。

山顶上,有幸看到这一幕的人皆全身颤抖,不可控制的想要跪拜下去。

项昊双瞳冷漠,猛然动了。

这一秒,虚空都发出了爆炸音,仿佛承受不住项昊的身躯,不断坍塌。

萧凤也动了,神翅拍动,朝项昊冲去。

两者轰然碰撞在了一起,有‘混’沌光冲天而起,弥漫整座山顶,有赤炎腾空,铺天盖地。

“啊。”

“不好。”

山顶仅剩的几个修士惨叫,在震惊中,被余‘波’震飞了,躯体都龟裂。

到了此时,龙与凤已经不可见了,被‘混’沌光和赤炎所淹没,但是却能听到闷雷一般的声音不断传出。

这种碰撞并未持续多久便出结果了,一道赤影倒飞而出,朝帝落山下极速落去,是萧凤被轰飞了出来,但在快落到帝落山底部时,她忽然稳住身形,振翅高飞,重回山顶,化成本体。www.jgsre.com 兔子小说网

此刻,萧凤的嘴角挂着一抹凄‘艳’的鲜血,脸‘色’很苍白。

项昊也化出本体,其长发披肩,超凡出尘,未受半点伤。

“先前说过,你能接下,今天便不杀你,说到做到,再见。”项昊腾空,扬长而去。

萧凤抬手,手却僵硬在半空,‘欲’言又止,终化成一声叹息,立在山巅怔怔出神。

项昊下了山之后,动用了隐身法‘门’,避开了诸多凶兽王,小心翼翼的出了十万大山。

站在十万大山外,项昊神‘色’平静,这一行所获很大,得到了火法天碑,得到了太阳真经,更是杀了常家和萧家众多高手,但是,项昊却莫名的开心不起来。

“难道我的修炼途,要一直如此无休无止的杀下去吗?亦或是无休无止的被人追杀?这是我想要的吗?”项昊自语,问自己的内心,陷入思索。

良久,项昊深深叹了口气,离开了此地。

......

项昊回到了青天镇上,来到何子陵所开的客栈,进入了其中。

令项昊惊讶的,是客栈的生意好了起来,还请了小二,至于何言这个可爱甜美的姑娘,则坐在柜台后面当起了美‘女’掌柜,但很明显,她不太喜欢这个工作,一副昏昏‘欲’睡的模样。

“何小美‘女’,来一间上房。”项昊敲了一下何言的脑袋,笑容温和。

何言猛地清醒,整个人仿佛一瞬间从地狱来到天堂。

“项昊大哥,你怎么回来了?”何言用力的‘揉’了‘揉’眼睛,满眼不可思议的惊喜。

“不欢迎我呀?那我去别家客栈了。”项昊转身,佯装要走。

“不要!”何言一下急眼了,隔着柜台猛地把项昊拉了回来,但其用力太猛了,加上项昊又对其没有防备之心,竟被这个姑娘拉的急走了几步,嘴‘唇’无巧不巧的印在了何言的红‘唇’上,一股清香扑鼻,令项昊的心狠狠跳动了一下。

何言瞪大了水灵眸子,眸中一阵惊慌和羞涩,随后,又浮现‘迷’茫和几丝窃喜。

项昊暗暗叹了口气,无声后退了两步,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,笑问:“何前辈呢?”

“父亲,父亲他在楼上。”何言低着脑袋,一颗心小鹿‘乱’撞,脸儿儿羞红一片。

“哦,几号房?我去找他。”

“你就只记得我父亲吗?”何言突然抬起了头,有些恼怒的瞪着项昊,但看到项昊那清澈的眼神后,她又败下阵来,委屈的道:“项昊大哥,这段时间,你有没有想我呀?”

“我上楼了。”项昊的眼神有些躲闪,直接抬步离开,朝楼上走去。

何言的心思,项昊岂会不懂?对何言这个可爱善良的‘女’孩,项昊是很有好感的,但是现在,远方还有叶柔她们让项昊牵挂,近处有萧家常家杀气腾腾,当真是近有大敌,远有牵挂,项昊实在没有心情再去与何言发生点什么。

何言的脸‘色’顿时间黯然下来,眸中雾气弥漫,可项昊没有回头,直接上了二楼。

“想躲我,没‘门’。”何言吸了吸鼻子,止住差点就掉出眼眶的委屈眼泪,暗暗握紧了粉拳,做了一个重大决定。

项昊来到二楼后,稍微一感应,便知道了何子陵所在的房间,他直接来到房‘门’口,伸手敲‘门’。

“进来。”屋中的何子陵轻声道。

项昊推‘门’而入,见到何子陵抱‘胸’站在窗前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“何前辈,在想什么啊?”项昊笑问。

“在想,你有没有得到火法天碑。”何子陵微微一笑,眸光深邃的转头盯着项昊。

项昊脸‘色’一变,忽然明白了:“原来何前辈你一直都知道。”

“不错,‘玉’佩的秘密我在三年前就知道了,也曾去过帝落山,进过里面,可惜,我与天碑无缘。”何子陵幽幽说道。

“那何前辈,你在给我‘玉’佩时,为什么骗我说你参不透‘玉’佩的秘密?”项昊很不解的盯着何子陵。

何子陵闻言,淡然一笑,竟有几分出尘韵味,道:“我若直接告诉你帝落山的秘密,便非自然之道,那恐怕一切都将被改变,你极有可能也跟我当初一样,无缘天碑。”

“这其中有什么奥妙吗?”项昊听的似懂非懂,若有所悟但却又有些‘迷’茫。

“很简单的道理而已。”何子陵微笑道:“比如一个身患重病的人,提前知道了三天后自己便必会死去,那么他极有可能会直接丧失活下去的勇气,没撑过三天就死了,懂了吗?”

“不太懂。”项昊很老实的道,字面意思不难理解,难理解的,是所谓的自然大道。

何为自然道?

如果一个生‘性’善良的人,死在了恶人制造的‘阴’谋中,是恶人推动了自然道?还是善良的那个人原本就会有此大劫?

“如此浅显的道理都不懂,我有点不放心把我‘女’儿托付给你啊!”何子陵叹气,说出的话,却令项昊忍不住一阵惊愕。

推荐阅读:

宅男要回家 在诸天养老 年年安康 擒妻入怀:岑少别太坏 李月琪悠远剑客 情到深处人孤独 魔剑录 最强医仙混花都 触不到的浮云 原来爱是石中影 盘点崩铁原神短视频:全员破防 精神病修仙,开局泼妻子洗脚水 星际快穿:腹黑男配,撩一撩 择妖 这可能是个假末世 和巨星离婚以后我嫁给了 桀骜君主 大叔,狂傲如火 爱恨之约 三国之召唤妖孽系统 九天化无诀 我的爱低如尘埃 科技兴国,从六代机起飞开始 司总,您的小作精又受伤了 刷满了,你告诉我是好感度! 史上最强料理 穿成四个宠妹狂魔的弟弟 楚门骄探 嘿!我的喵女友 斗罗:悟性逆天,指点孟依然 蓝星异变 凌天战尊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